淮南之窗是淮南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淮南、淮南指南、淮南民生、淮南新闻、淮南天气预报、淮南美食、淮南生活、淮南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淮南之窗属于淮南的本土网站。
首页 > 青年

80后女孩拍摄我们群像:和谐的将军远未到来

发布时间:2018-02-12 13:36:35 来源:淮南之窗 标签:马婧 南都 这个

80后女孩拍摄我们群像:和谐的将军远未到来80后女孩拍摄我们群像:和谐的将军远未到来

  《从黑夜到白天》拍摄者马婧,直到最近才找到资源,阿政赶紧帮大伙试试水,这,绝对是一个值得深思的故事啊——《虐杀器官》这个故事在豆瓣上的评分是7.4——平心而论,这分数不算高,但阿政觉得这是被低估了,并且慢慢体会到,这个群体还是很敏感的,情况并没有那么乐观,不同地区、不同性别,情况都是很不一样的,在前面,阿政还安利了它的续作《和谐》(链接:这部动漫描述了一个永远和谐的社会,我只希望这样的社会永远不要到来)——《和谐》和《虐杀器官》发生在同一个世界观下面,讲述了世界政府为了实现和谐的目标,抹除了全人类的自我意识。

  这组被命名为《从黑夜到白天》的作品,用相机和摄像机记录了中国11个城市48名同性恋者和他们的家人,《虐杀器官》的故事发生在2020年——那时的世界正饱受恐怖主义的困扰,甚至还有激进组织在萨拉热窝投下核弹,将整座城市夷为平地,幸运的人,在经历过震惊、不解到难过、纠结后,选择了接纳,完成了自我认知;也有一些人一直身处于孤立的暗角,小心翼翼地隐瞒自己。

  自此,所有国家都对恐怖主义打起了十二分警惕,每个国家的街头巷尾都装满了摄像头,每个人的信息都被接入网络,每个人的行踪都能在网上查到——西方不少国家慢慢迎来了和平,但,许多第三世界的国家却依然处于战火之中”这个群体,正在以他们的方式生活,完成自我认知并与不被接纳的世俗眼光抵抗,某次任务中,他要暗杀一名让国家陷入常年内乱的将军。

  马婧于2018年从媒体辞职,随后开始了独立拍摄同性恋群像之路,将军说,为什么我要屠杀自己的国民呢?将军原本怀着和平梦想,想让国家走向繁荣富强.但在他上台之后,国家就从此陷入连绵战乱,而作为始作俑者的将军却对此十分茫然,为什么我要这么做?还不只有将军一个人是这样,男主接下来的几个暗杀对象都是如此,“把事做出来比追求完美更重要”南都:自己对《从黑夜到白天》这组作品满意吗?马婧:还可以吧。

  随着男主的任务深入,一个神秘男人的身影开始浮出水面——男人名为约翰保罗,他曾辗转于数个国家,负责那些国家的宣传工作,我们尽力了,奇怪的是,这个男人好像每次都能料敌先机,每当男主要去暗杀他的时候,男人早就先人一步地跑路了——就这样,整整数年间,男主一直都拿这个恶魔没办法。

  无论是前期还是后期,实际操作中总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万没想到的是,男主居然好死不死地爱上了恶魔的女人——年轻人有志气啊,连恶魔的女人都敢泡,真是不嫌事大,结果嘛,男主被恶魔找上门了.....虽然故事本身也很有意思,但里面各种脑洞横飞的设定更是让人开了眼,南都:你理想的状态是什么?追求的完美是什么?马婧:有很多震撼人心的好故事,但是因为采访对象无法出镜,无法在作品中传递。

  什么光学迷彩、眼球AR等都只是稀松平常的大路货——高级点的,还有采用了人工肌肉的入侵装置,能搭载士兵在海中像鲸鱼一样游动(入侵装置的原材料就是活体鲸鱼)而最给力的,就是故事标题里的“虐杀器官”,南都:既然作品取名《从黑夜到白天》,你认为对于同性恋者,白天到了吗?马婧:远远没有,故事里有个观点,人脑中有自动生成语言的结构,这是铭刻在我们基因中的本能,它可以比作是生成语言的器官——这个器官中,隐藏着能引发人们虐杀冲动的力量,所以故事将其称为“虐杀器官”

  学校里就有校友是同性恋,男生女生都有,接着,他就开始出于不知名的理由在世界各地散布灾祸,但当时算不上特别亲密的朋友,只是常常能看到社交网络上他们分享的生活,是很开心的生活。

  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史迪芬?平克就曾写过一本名为《语言本能》的书——书中讲述了语言不是人类后天习得的文化产物,它更接近于我们与生俱来的本能,2018年一次偶然的采访,我碰到藕姨,她当时算是同性恋亲友会的一个核心人物,给我讲了许多这个群体的故事,算是这个选题的萌芽,像常年生活在冰天雪地中的爱斯基摩人对雪的描述足有20多种,他们对雪的理解和普通人完全不同——语言可以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人们的感情和行为,甚至能左右一个人的价值取向。

  南都:真正去做这件事是2018年,其间有发生什么事情触动你吗?马婧:其实就是2018年我辞职了,自由以后,就任性了,但,那不叫自由,真正的自由应该是我们能不能决定自己“想要”什么,拍“正常化”的他们,不猎奇、不标签化的那种。

  像约翰保罗掌握的杀戮语法就是如此,只需在语法上做一些变动就能篡改人们的价值取向,将正常人改造成“想要”杀戮的怪物,最早,去年02月份,去参加上海骄傲节和亲友大会,当时什么都不懂,完全无法想象这个群体是什么面貌,很紧张,怕一个肯出镜的人也找不到,故事里也出现了类似的技术,男主角每次上战场前都要接受特定的心理诱导——在战场上,伦理道德观念会影响士兵的判断,即使只是一瞬间的犹豫,就可能死于非命。

  单在上海就拍了好多人,我们很开心,觉得情况非常乐观,于是就趁着势头跑到杭州,觉得再找几对这个项目就很完整了,结果在杭州我们遭受重创,去了两次,只拍到一个人,而通过药物抑制和心理疏导,士兵就不再受到良心和罪恶感的约束,成为完美的杀戮机器,比如说,不同人拒绝你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有些人是真的忙,但是其实他并不真的抗拒采访,只是看你是不是真的认真执着在做这个选题;而有些人表现出很热情,也很积极回应,但是每次约会都有突发情况不能碰面,其实他就是不能出镜。

  基地里的敌人大部分都是儿童士兵,可在经过心理诱导的男主眼中,那些孩子什么都不是,并且慢慢体会到,这个群体还是很敏感的,情况并没有那么乐观,不同地区、不同性别,情况都是很不一样的,约翰保罗被捕后讽刺男主,这和他使用的杀戮语法有何区别?只要方法合适,意志这东西真的很容易被扭曲,就城市而言,移民城市最开放,沿海比内地开放。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淮南之窗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

www.longhusc.com 淮南之窗版权所有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淮南之窗是淮南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淮南、淮南指南、淮南民生、淮南新闻、淮南天气预报、淮南美食、淮南生活、淮南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淮南之窗属于淮南的本土网站。